在相互掣肘之下,导致当当的很多决策缓慢而保守,也错失了数次发展良机。

其实,对于他的离开,大家并不感到意外。